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代表我从凡间来第六十四章鏖战25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9月17日

我从凡间来 第六十四章 鏖战(25)

许易道,“我当然信不过你,易地而处,你能信得过我么?所以,说别的没用,若不能保证我的性命,大不了鱼死破。”

许易依旧不停地向西遁走。

贪蛇眼角泛冷,“你一路向西,莫非在那里藏了帮手,现在与我纠缠,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对不对,看来这些灵乳,我注定是得不到了。”

作为积年的恶人,贪蛇杀掉的修士,不知凡几,对阵多了,经验自然就丰富了。

许易一路向西的举动,落在贪蛇眼中,立时被解读出了不同的滋味。

许易冷笑道,“你不必诈我,你若敢用血禁之法立誓,这三滴灵乳,我自当与你,说其余的没用,你若真下手,我便毁了它,也绝不给你。”

“那你便毁了吧!”

贪蛇怒喝一声,双手一推,一条毒火龙排开水域,直击许易。

他很清楚,对战之际,被对手要挟无疑会得到美国普通民众的支持。除此之外,会处处被动。

若眼前的家伙,只是寻常的培灵期修士,贪蛇说不得还要虚与委蛇一番。

但一番较量至今,他不但丝毫没占到上风,反而处处落在下风。

他头脑无比清晰,拼着不要灵乳,也必要将此獠拿下。

毒火龙再度击中许易,许易闷哼一声,继续遁走,那瓶灵乳却被他收入储物环内。

贪蛇怒目圆睁,心中又恨又忧。

许易没有毁掉灵乳,在他预料之中。

他亦精通人心,他越是不在乎灵乳,灵乳便越不能成为他的羁绊。

当灵乳不能成为他的羁绊的时候,对方也不会再打灵乳的主意,反而因为灵乳的珍贵,以及奢望着可以逃离,更舍不得毁掉灵乳。

在预料中的事发生了,出乎他预料之外的事,也发生了。

许易硬受了那毒火龙的一击,却没有喷血,几乎毫发无损,而先前他那远不及这条毒火龙的攻击却能打的许易连连吐血。

两种大相径庭的状况,摆在一处一对比,问题就严重了。

说明许易先前的受伤不过是示己以弱,往深了看,便是诱敌深入。

区区一个培灵小辈,竟有如此的防御神功,已让他不安。

更麻烦的是,这该死的小辈,还有着远超侪辈的机心,这却是最让他头痛的。

战斗到现在,对手丝毫不见慌乱,反倒一步步布下迷雾,来引逗自己,让贪蛇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似乎这该死的家伙,在前方布置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陷阱,正一步步引着自己往内里跳呢。

感觉越来越糟,但还不至于叫贪蛇放弃,多少次生死间交错,眼前的风险还不算什么。

毕竟,境界的差异摆在那里,若风向稍有不对,遁走的主动权,是始终掌握在他手中的。

念头既定,贪蛇又掀起了狂暴的攻击,他倒要看看这该死小辈到底修的什么锻体玄功,能抗住自己多少下攻击。

这一轰击,便是近半柱香,许易脸色越来越难看,但始终遁速不减。

贪蛇心中却如煮沸了一般,他终于意识到远程攻击在水域下,是奈何不了这鼠辈了。

忽的,贪蛇身形一闪,如一道魅影,悄无声息贴到了许易后背,大手探出,一把金光霍霍的分水刺,直朝许易头颅扎去。

分水刺正中许易左目,许易的双目在间不容发之际,忽然消失,整个脸化作一个光滑的平面,分水刺刺中平面,许易的头颅猛地凹陷下去,现出丝丝裂纹。

贪蛇正狂喜之际,一把尖利的兽角忽地朝他胸口刺来,他下意识伸手格挡,手臂竟被兽角刺了个对穿,直直朝他胸膛压来。

贪蛇惊得魂飞魄散,挥掌将被兽角刺穿的手臂斩断,身形如龙暴退。

“你,你……我撕了你……”

贪蛇捧着断臂,一边往口中塞着药剂,一边声嘶力竭地咒骂着,他真是恨毒了许易。

眼前这该死的混蛋,分明就是一块铜浇铁铸的滚刀肉,蒸不熟,煮不烂,斩不断。

他选择近攻,本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哪里知道近攻也不行,那混蛋的手中的兽角,威力绝伦,轻松破了他的法衣防御,若非他的当机立断,斩断了手臂脱离战斗,说不得已经被开膛破肚。

许易冷笑道,“谁撕谁还不一定,我劝你识相的话,早早退走,这个梁子咱们以后再解,你堂堂一个灵根修士,奈何不了我一个培灵修士,说出去不怕旁人笑掉大牙么?”

此番明着听是劝说,不过是继续诱敌。

果然,贪蛇听在耳中,却想如今这混蛋还没进去灵根期,便是如此难缠,若今次放过了他,假以时日,这贼子进入了灵根期,哪里还有我的活路?

此念一生,贪蛇心中那个撤退的声音,立时便消亡。

他打定主意,便是拼去半条性命,也要将这该死的贼子拿下。

便在这时,许易的身形猛地上扬,蹭地跃出水面,灵气放出,直达三百丈,如一条钩子,钩住三百丈巍峨山峰的一块巨岩,一个借力,身形便如光电般荡了过去。

下一瞬,贪蛇出现在了许易荡开前的位置,他盯着远处的苍山,和许易电飚的身影,竟没有了动作,似乎陷入了沉思。

贪蛇的确是在思考,准确来说,他有些纠结。

许易每一个举动,都让他不得不深思,尤其是许易带给他的伤害越大,这种深思便越持久,许易的举动越是反常,他的忧虑便越深重。

他想不通许易为何会遁出水面,明明在水面下,对他是最有利的。

他也想不通许易为何偏偏选择这个时候遁出水面,眼前的巍峨山峰,更令他沉思。

因为这座山峰名气颇大,唤作赤练山,山石坚固,多出产高质量的金属矿藏,有时整块的山石都被拿去建造洞府。

这该死贼子,一路西行上千里,选择在此处脱出水域,到底是为什么?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贪蛇只想得脑袋发涨,也想不到答案。

当下,他一咬牙,取出一枚丹药吞了,那是一枚同感丹,以他的身家,也不过存了两粒,始终舍不得服用。

本想着留待对抗强者时,用此物或许能占据一些先机,如今,他却不得不取出来服用了。



本溪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开利空调移机服务中心
日照白癜风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