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继承
当前位置: 主页 >> 遗产继承

三界好公仆第章熟透了的玉兔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5日

三界好公仆 第101章 熟透了的玉兔

幽蓝的大眼睛,猩红的小嘴,尖锥形的脸。

淡粉色的裙装,并未紧裹,汹涌澎湃的身材却是一览无余。轻柔的纱巾从胳膊上披过去,长长地拖在楼梯上。

娇娇小姐终于下楼来。

两个小姐姐迎上前去,虚搀着娇娇小姐,款款地走向餐桌这边。

“……娇娇!”哮天犬“志愿者关爱行动”是本报等10家媒体联合阿里公益“天天正能量”投入百万资金发起的,旨在为广大志愿者送上一份祝福,让他们感受到社会对他们付出的鼓励和肯定,拂去他们一年的辛劳和委屈。下意识地站起身,艰难地咽下唾沫才开口。

于乐的脸皮有些抽抽。

感觉好像很熟?

呃,不是那个很熟,是那个很熟,熟透了都。

确实是个巨大的诱惑。

却与想象中的古代青楼头牌,琴棋书画纤弱娇柔的那种,截然不同的观感。

好吧,古代是没去过,但影视剧中总是有演,李师师啊,杜十娘啊,诸如此类。

“杨爷久等了!”娇娇小姐眼风一转,端的是风情万种。

啊对,就是那个风情,或者是风尘。

嗯嗯,有人这么跟我说过的,我都没见过的……

于乐脑袋中突然就迸发了一个念头,娇娇小姐应该很符合老娘的审美观吧,该大的都大,特别大,一看就知道好生养,很肥沃……

杨爷您继续!

别误会,贤弟我是专业僚机,绝无争抢长机的念头!

哮天犬察觉到于乐的目光过于投入时,于乐赶紧一脸的无辜,再转向娇娇小姐时,就笑得跟白痴一样。哮天犬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另一边,孙小六本来都坐不住了,等得也太久了点儿吧,焚香的兽首好像挺好玩的?

结果却在桌子底下挨了一脚,哮天犬隐含了威胁,投入点啊,屁股上长刺了?

孙小六果然不懂得欣赏美,嘴角颤了两颤,终于很有家教地没作声。

或者也是怕哮天犬杀猴给鸡看。

毕竟哮天犬的声音都变形了,没准儿已经丧失了理智……

“等候娇娇小姐,实乃是小生的荣幸,小生愿意等到地老天荒!”哮天犬一脸的激动。

这小生还有台词来,闹不好是太白金星给他写的。

“嘻嘻,杨爷您说笑了。”娇娇小姐掩面一笑,又是风情万种。

见哮天犬嘴拙,于乐及时助攻,“杨爷并未说笑,这可是杨爷心底下最大的野望!”

僚机的心态就是比较放松,成与不成吧,那都是长机的事儿呢。

要说哮天犬的口味也是偏重了点……

或者这种妖娆魅惑偏丰盈的成熟女人,对哮天犬这种肌肉型纯情小男生有着莫大的诱惑力?

“嗯嗯!这就是杨爷我的野……望!”哮天犬使劲地点头,望向于乐时甚至有些感激。

事先准备的台词,毕竟不能万全。

就算准备万全了,此时哮天犬的脑袋里塞满了大东西,也未见得能想起来啊。

“哦?”娇娇小姐的俏脸转向了于乐,笑吟吟地问道,“未请教集中力量打造一批高水平的精品村和特色村。这位爷是?”

“这位爷是我的结义兄弟,名叫于乐,他是奉旨天庭行走的凡间神,唯一的。”哮天犬与有荣焉地介绍。

“于乐见过娇娇小姐,我家兄长对娇娇小姐可谓一往情深!”于乐恭谨地行礼。

咱哥俩啥时候结拜的?

哮天犬在大美女面前有点瓢啊。

“啊对!啊对!”哮天犬大马金刀地坐下,“娇娇小姐也请坐啊!”

“哦?娇娇谢过杨爷!”娇娇小姐莞尔一笑,果然款款地坐了,脊背挺得很直,脖颈子也很直,身体略偏向于乐这边,右侧脸倒是正对着哮天犬。

最要紧的是,重点很突出。

“来自凡间,奉旨行走?”娇娇小姐的大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娇娇倒是听……小姐妹们说过的。”

“娇娇小姐要是在凡间有什么事情,我都让于贤弟给你办到!”哮天犬使劲地往回拉,同时踢了于乐一脚,注意点主次啊。

“只要兄长吩咐,贤弟我一定尽力!”于乐赶紧耳观鼻鼻观口。

“杨爷您说笑了,娇娇在凡间哪有什么事情。”娇娇小姐掩面一笑,花枝乱颤。

哮天犬刚扥回来的一点理智顿时又飞了,“不急不急,以后想起来也能办到的!”

“以后少不得麻烦杨爷!”娇娇小姐娇笑着瞥了哮天犬一眼,眉目间都是情谊。

哮天犬就挠着头大笑,“哈哈!一家人,谈何麻烦!”

于乐端坐一旁憋得辛苦。愚兄你单身太久,不是没道理的啊。

“没请教这位小爷?”娇娇小姐似笑似嗔地横了哮天犬一眼,侧脸转向了孙小六。

“俺叫孙小六,是于乐的结拜兄弟,未曾与杨爷结拜。”孙小六横着嗓子说话。

其实她那小身板毛模样,倒也看不出……公母来。

“嘻嘻,娇娇见过孙小爷。”娇娇小姐玲珑剔透,面面俱到。

“见过见过!”孙小六很男人地拱拱手。

哮天犬偷偷地呲牙,跟本座结拜很丢猴吗,本座怎么就那么想跟你结拜!

见娇娇小姐转过脸来,又连忙一脸的谄笑。

这货的嘴巴实在是太长,连大红花都笑歪了。

“怎么没给三位爷上茶?”娇娇小姐看向身后的两个小姐姐,声音虽轻柔,却也暗含威严。

“是!”两个小姐姐连忙跑向茶墩那边。

好好的茶墩不用,有在餐桌上品茶的吗?

很快就上来了茶具。

娇娇小姐优雅而娴熟地泡好了茶,给三位爷各斟了一杯,娇笑着邀饮,“三位爷,2013年8月2日请用!”

于乐和孙小六都很自觉地等着哮天犬先端,哮天犬却直勾勾地盯着娇娇小姐的胸前。

泡茶斟茶时颤颤悠悠的,只露了小半截,实在是让人拨不出眼来。

娇娇小姐则恰当好处的娇羞带嗔,还有些欲遮还休的无奈。

连孙小六都注意到了哮天犬的眼神,看看娇娇小姐胸前,再看看自己胸前,表情就比较复杂。

娇娇小姐背后的两个小姐姐悄悄地掩嘴笑。

于乐在桌子底下轻踢二郎神,愚兄哎,你这样子很丢人呢!

哮天犬却是猛然间一拍桌子,“哈哈!二郎真君与孙悟空兄弟相称,我与二郎真君也是兄弟相称。孙小六是孙悟空的晚辈,那不就是我的晚辈嘛!我怎么会跟你结拜,哈哈!那不是乱了辈分了嘛!”

于乐险些一头栽到桌子底下去。

原来这货刚才走神了?你倒是盯着别处走神啊。

哎哎,咱这泡妞呢,专心点!

“多稀罕!”孙小六撇了撇嘴,自顾端了一杯茶过来,一口喝了个底朝天,“茶不错!”

娇娇小姐又给孙小六满上,“原来是孙大圣的晚辈,慢待慢待。”

“不慢!”孙小六有茶就喝。

“茶汤橙红透亮,口感饱满淳厚,齿颊留芳,茶水俱佳!”于乐慢吞吞喝了一口。其实是想起了一个笑话。

“好茶好茶!”哮天犬也端起来一饮而尽,略有不解地偏向于乐,“只有茶水,何来俱佳?”

“茶也佳,水也佳啊。”于乐其实已经懒得助攻了。

这位娇娇小姐,美则美矣,奈何早已熟透,实在不是哮天犬的良配。

ps:感谢“萌萌哒光头大叔”打赏500功德币!

鹤岗哪家牛皮癣好
西安前列腺炎
兰州医院男科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