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一个经常被冤枉的单身汉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摘要:一个经常被冤枉的单身汉,一个默默无言内向的人。他从不争辩什么,可是他做的一切,都在他去世的那一刻,渐渐被人记起。 刚嫁到老公家不久,我就遇到了一个瘦小的老人,他双手插在袖子里,佝偻着腰,看到我后,温和地向我笑了笑,就低着头走了。后来才从老公口中直到,他叫王有山,已经64岁了,因为家里穷,至今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由于他单身,所以独自住一间低矮的土坯房,锅碗瓢盆,一个简易的老木床,就是他全部的家当。
他一般不太主动给谁说话,瘦小的身子经常佝偻着,从热闹的人群里走过,没有人会注意他,他也乐得大家不注意他,不然有的老媳妇就会奚落他,甚至几个大胆的妇女还当众把他裤子脱了。玩笑开的有点过头,他气得涨红了黑紫的脸庞,愤怒地搂起裤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白天一般都扛把锄头下地劳动,一吃完晚饭,他就把门锁上,然后背抄手走出了家门,或者去电站上转转,或者去河里转转,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谁也无从得知。
一日,吃完饭,我闲来无事,就去婆婆那里玩。
我和婆婆唠了很多话以后,婆婆话锋一转,压低声音对我说道:“慧呀,你才来咱家,你不知道咱们这里的规矩,你以后晒衣服什么的,晚上可不要放外面不收,咱这里可有小偷!”
我很好奇,就疑惑地问婆婆:“谁呀?这么大胆?”
婆婆冷笑一声:“王有山!”
听了婆婆的话,有一瞬间,我有点发愣,他看起来那么老实,从不惹事,而且从他对我的那次微笑里,绝对看不出一丝一毫小偷的影子。
我觉得大家必定是给这个老实人扣上了莫须有的罪名,只可惜他不善言辞,也无法为自己辩解,因此被冤枉了这么久。我心里虽为他抱不平,但面对的是我婆婆,因此也不敢多说什么。
过了几天,王有山是小偷的事情,已渐渐被我遗忘。
然而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就被一件事情打乱了。
事情起因是我婆婆压箱底的衣服不见了。
婆婆说她衣服里面还有钱,那是她辛辛苦苦卖酸枣的钱。她说着说着,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叫起来;“是了!一定是那挨千刀的王有山!一定是他趁我没在屋进来偷的!我得找他算账!真是不要脸极了!”
婆婆言出必行,她气冲冲的来到王有山门前,刚好王有山在吃饭,婆婆一把抓住他的碗,扔在了地上,任我怎么劝她都不听。
婆婆恶狠狠地说:“王有山啊,王有山,你这个不要脸!说!是不是你趁我不在家就进我家里偷东西啊!你偷了我衣服还偷了我钱,快点给我拿出来!”
婆婆利嘴利舌,让这个老实人有口难言,他呐呐地解释着,却迎来了更多人的围观,他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反正在婆婆凌冽的攻击下,毫无招架之力。好多人开始看笑话,看着这个瘦小的人窘态百出,没有一个人同情他。我看的很难受,其实正常人一想就可以想到:门锁毫发无损,屋里摆放整齐,怎么可能是有人偷的呢!一定是婆婆自己放哪里放忘了。我心里这么想着,就拉了拉婆婆,婆婆也吵够了,出尽了风头,于是在我的搀扶下,骄傲地回家了。
人群散了,我却不忍回头,看看这个可怜的人。他的心里该有多憋屈,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人世间的冷漠莫过于此。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王有山在左邻右舍时不时地攻击下越来越消瘦,终于有一天,他得了食道癌,几个月后,去世了。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婆婆把家里的厚衣服都拿出来晒,当她拿到一件古铜色的袄子搭在绳子上晒时“啪”的一声,从里面掉出来一个小手帕,婆婆打开手帕,里面赫然有一塌钱,婆婆看着钱,陷入了沉思,良久,她才自言自语地说;“原来,我冤枉了他!”
我转过身,眼底流下了一抹泪,恍惚中,又看到他卑微而温和地向我点头笑了笑,然后越走越远。

共 1 6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有山,是个孤老头,一辈子未婚,只是孤单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莫名得却有了一些脏水泼过来,诸如他是小偷等。故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了。婆婆的一件衣服丢了,还有里面的一些钱,理所当然怀疑到了王有山。王有山被大闹,当然名声更臭了。终于有一天王有山死去了。婆婆的钱却找到了,当然还有别的什么,包括东西该丢还丢,但与王有山是真的扯不上任何关系了。小说清新自然,说得很明白,却什么也没说。好小说,真的是好小说。推荐共赏。【编辑 云台文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11017】
1 楼 文友: 2015-11-08 21:2 :21 小说清新自然,说得很明白,却什么也没说。好小说,真的是好小说。问好作者。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2 楼 文友: 2016-01-06 01:45:59 很棒的小说,特意前来学习。新疆十佳牛皮癣医院
有止咳的儿童安全用药吗
南京癫痫病医院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