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劳动纠纷

赤峰翁牛特旗被违法变更的土地权证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5日

核心提示:“ 年前,我们是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招商引资的座上宾。 年后被扫地出门,就连经招拍挂合法取得的土地也被违法转卖。”几经思量,来自大连的企业家韩淑娟选择了向媒体和纪检部门实名举报。

年前,我们是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招商引资的座上宾。 年后被扫地出门,就连经招拍挂合法取得的土地也被违法转卖。 几经思量,来自大连的企业家韩淑娟选择了向媒体和纪检部门实名举报。

举报:从招商引资到 关门打狗

201 年5月,大连精功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大连精功)与赤峰市翁牛特旗坚持带班领导24小时接处突发事件(下称翁旗)政府签约,决定在当地投资建厂,投产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节能型真空压缩机。

对于翁旗而言,这是一个拥有高新技术和节能环保概念的重点项目。几经洽谈,双方决定将项目落户该旗玉龙工业园区(下称玉龙园区)。

获得的翁政发(201 )180号政府文件显示,该项目于当年5月5日签约,计划投资 .7亿元。旗政府承诺项目享受 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产业转移政策 ,以及翁旗制定的 招商引资及工业园区优惠政策 ,并保证为项目分三期提供2500亩建设用地。事实上,为了尽快体现招商成果,该旗还作出了 实质性零地价 贷款贴息 帮助建设厂房和配套设施 节能环保扶持资金 等多项承诺。

一路绿灯中,企业顺利落户并核名注册为赤峰久海高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久海高科)。但时任久海高科负责人韩淑娟称,短暂的 蜜月期 后,项目开始陷入了接踵而来的麻烦。

签约仅1个月后,园区负责人即以 要迎接领导视察 为由,要求马上开工建设,并明确要求我们同他安排的个人签订填土平整施工合同。

根据投资协议,交付的土地已满足进场要求,无需再做平整。韩据此和园区沟通,但被告知: 你们先做,费用通过扶持款返还。

韩称,在该负责人的多次催促下,自己被迫与其指定的施工队签订合同,最终支付人民币 6万余元。

201 年11月,久海高科通过招拍挂公开竞得一块面积为5 20.22平方米的国有土地,同年取得翁国用(201 )字第8 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韩称该旗一名副旗长曾承诺: 土地款先交后返,确保享受零地价。 但在足额缴纳款项后,韩被告知 只返还地方留存部分 ,扣留了160万元土地款。

蹊跷:估值2240万元土地被以159万元违法转让

主要靠页内容的相关性以及超级链接关系实现关联

由于项目落户后屡遭 变故 ,投资方纷纷撤出,企业正常运营被迫中止,无法按计划投产,最终导致 订单违约,设备退回,项目暂停 。

经多方努力,久海高科引入了新的合作伙伴,于2014年10月重启项目主体施工,计划于2015年达到设备进场的要求。 但进场施工的第二天,园区方派出铲车阻挠施工,将项目门头标识和附属设施全部损毁。

此同时,翁旗劳动监察部门要求久海高科补交农民工工资约527万元并就此下达处罚决定书。 实际上,经评估的工程量不足500万元,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农民工工资部分上限不超过工程量26%,即1 0万元。之前我们已经向工程队负责人郭某支付了171万元现金,已经超额支付了农民工工资。

经申诉,相关处罚决定被撤销。

此后不久,久海高科接到翁旗 终止投资协议通知 ,要求 停止违法施工 。

2015年2月,久海高科 与翁旗签订了一份中止合作协议,被迫撤离园区 。

韩的举报指称,在被迫 出局 后,该公司合法取得的5 20.22平方米国有土地被以伪造签名等造假方式违法变更、转让。

2016年7月6日,韩淑娟在前往翁旗国土局处理善后事宜时意外得知,上述土地权证已被以159万元转让、变更至翁牛特旗坤成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坤成机械)名下。令人费解的是,韩在税务局调取的档案显示,备案的交易报税转让价为266.61万元。

此前同样由坤成机械委托内蒙古宏大资产评估事务所作出的估报告显示,该宗土地价值2240.46万元。

更加蹊跷的是,关于这次变更,久海高科方毫不知情,也未收到土地转让款项。

韩淑娟在翁旗国土局查询获得变更手续中发现,该局仅凭一份未盖公章的转让协议办理了权属变更。更令人吃惊的是,协议上的久海高科法定代表人签名系伪造。

韩当即向翁旗国土部门和玉龙园区质询,但始终未获得解释。

至此,这个当初被招商入区的新兴产业重点项目,被迫彻底终结。韩淑娟称,根据项目资产评估,该公司为此遭受的 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200万元,间接经济损失无法估量。公司原有的研发及生产全部终止,由于资金链断裂,负债无法偿还,濒临绝境 。

回应:因 政策调整 和 无投资实力 被清理出区

2016年10月,前往翁旗,就久海高科反映的问题采访核实。

在玉龙园区,见到了管委会主任崔广清。针对韩淑娟的举报,崔回应称 不符合事实 。

崔承认赤峰久海在招商入旗后被清理出区,但称原因并非如韩所述。真实原因有二:其一为签约后不久,国务院清理整顿违规用地,该项目涉及的用地属清理整顿范围,该旗依法下达停工令。其二是该公司实际上并不具备投资建厂实力,投资和建设进度违反合同约定。

崔向透露,赤峰久海是该园区近年来清理出区的10家企业之一。

据公开资料,玉龙园区是翁旗重点打造的加工制造业园区, 围绕大连、沈阳、京津唐等地区,开展招商引资,已落地各类企业40余家 。

试图求证被清理出区的其他9家招商企业情况,但崔拒绝提供。

此外,崔广清称,久海高科股东关系复杂,韩淑娟并不具备代表赤峰久海的资格。

但韩向提供的盖有久海高科公章的委托书显示,她是该公司的合法授权代表。

在翁旗国土局,工作人员向出具了相关土地权证的办理手续。正如韩淑娟举报所述,该局据以变更的转让协议并无久海高科公章,甲方签章处仅留有时任委托人王某签名。但经核实,王某否认曾在这份协议上签名。

令人费解的是,这份转让协议约定,土地价款159万元 次日汇入甲方提供的个人银行卡账号 。韩淑娟指称,账号拥有者既非土地权属持有人,也非久海高科法定代表人,而是某工程队负责人。

这意味着,变更业务的具体经办人凭伪造的签名和并不合法的手续,办理了土地权属变更,土地转让款却被直接转给了与权属所有人无关的第三方。随后多次联系时任翁旗国土局负责人,希望了解该宗土地的变更详情,但未获回复。

韩淑娟追问:究竟是谁授意违规办理了土地权属变更?国土部门能否主动纠错? 在这场招商变 坑商 的闹剧中,投资商的合法权益应如何得到维护?

乌鲁木齐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晋中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朗圣丹媚有副作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