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
当前位置: 主页 >> 交通事故

进入七八十年代之后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大自然文学在上世纪中早期就以探险故事、科幻故事、童话故事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进入七八十年代之后,出现了众多大自然探险文学作品,引起广泛关注。国际上大自然文学作家潇洒挥笔,创作了大量优秀作品,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日本、瑞典的许多大自然文学作品,在中国享有众多读者。在我国,刘先平是大自然文学流派的开拓者,他的作品开创了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大自然文学历史新阶段。作品不拘泥于文学创作传统“三要素”,不着笔于构造离奇的情节和编织动物厮杀的故事,而是更尊重大自然的自在心灵,让文体沿着大自然自身的血脉,在叙事中融纪实文学、小说、散文、散文诗、报告文学于一体,形成一个独特的新文体,人们称这种新型文体为大自然文学新流派。它如同多声道立体电影,让读者如同身临其境,既真实又神秘,既惊险又和谐,让大家共同享受大自然赐予的美,共同思考人类与生物和谐生存的理念。

刘先平是一位生就的探险家,他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到大自然的峭崖险壑、云海冰川,跋涉中从不停步,险境中从不畏缩,直到年过花甲,他还迈着坚实的步伐,跨过黄河、长江源头的横断山脉,走过高黎贡山无人区,攀登珠穆朗玛峰,走进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此后,他又横穿中国,跨过悬崖峭壁,从南北两线攀上帕米尔高原。他走进南部非洲,再走进北极圈,转身又探险东极,再转身到南海,走进美丽的西沙……他的生命与大自然紧紧环抱,他的血液融于大自然的脉跳。

刘先平从事大自然文学创作 5年,就我手上现有的作品统计,大致有《刘先平大自然探险长篇系列》《大自然探险系列》《刘先平大自然探险》《大自然在召唤》《我的山野朋友系列》《我的山野朋友》等共48卷。作品生动而深沉,博大而富有哲理。他的作品或以奇异百态的险境描绘野生动物生活的环境;或是以跌宕激变的情节描述猴王殊死搏斗、抡占妻妾的故事;或走进奇特的植物世界,寻找它们在恶劣环境下得以生存的基因密码;或横穿中国,跨断崖走峭壁,探觅各类岩体的物质结构,追寻天体演变的足迹,寻找人类生存发展的源渊。他的作品记述着作家艰辛而又漫长的心跳,开创了文学新流派。

刘先平大自然文学的审美价值与历史价值,必须从三个方面作深入探讨。其一,竭尽全力以生命攀登,饱蘸热血以心灵写作。刘先平的大半生一直在山壑断崖中跨越,听兽群的怒吼、看斑狗与野猪的搏斗、与猴群同争夺。几十年如一日,执著不停步,将生命融入大自然,用心灵融化文字。刘先平生长于美丽的巢湖,田园风光把他引进了壮丽的大自然,他呼唤大自然,热爱大自然,赋生命于大自然。因长年野外生活,他的胃病越来越重,却始终掩盖不露,刚强而执拗。他痴迷于大自然,故而成功地开拓了大自然文学创作新天地。

其二,在大自然中探险,在探险中认识大自然。刘先平的创作是在对大自然探索、认识中不断发展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的早期作品,探险故事多于对大自然灵魂美的挖掘。作者奔走于险境,与麂子、猪獾、猎狗、豹子、老虎、野猪、黑熊、梅花鹿、猴子、鸟类打交道,体察它们的野性,描绘跌宕险峻的情节,叙说动物群体生存的故事,这一时期作品的儿童文学味道比较浓。此间,由于与生物学家、植物学家、地质学家共同在大自然中考察,天长日久,刘先平在大自然这个大课堂里,走进了生物学、植物学、地质学、天体学诸多学科领域,提高了他对人类生存的外在物质世界更深层次的认识。作为一个作家,他必然要在审美中升华知识,在无垠的宇宙中寻找广阔的物质世界,寻找人与自然的关系,寻找大自然新的美学境界,寻找物质生存发展之源、生物生存发展之源、人类生存发展之源。他进入了大自然文学创作的审美新境界,其笔触伸向人与自然内在联系的哲理领域,探觅大自然外在物质的气势之美与一切生命依大自然而生存的内在联系之美,探觅人与大自然、人与一切生命共生存的内在渊源。他的大自然文学走进了无垠的宇宙,寻觅大自然美的灵魂,并呼唤人们,热爱与我们同生共存的生命,热爱与我们相融的大自然。

其三,认识大自然中的人本,把握人本中的大自然。大自然探险文学通常是写动物与动物之间的关系,刘先平却涉猎人与动物、植物,人与大山大海、大江大河等的关系。他从哲学视角提出了一个深刻而又崭新的审美新课题:是“大自然属于人类”还是“人类属于大自然”?我们通常认为,“人定胜天”、“大自然属于人类”,而他的大自然文学却走进了“人类属于大自然”新的更高审美境界,他说,“在这个境界里,每走一步,都美不胜收。”他在《云海奇观》里吟唱大自然壮美的诗篇,在《呦呦鹿鸣》《黑叶猴胜利大突围》《黑麂的爱情故事》《生育大迁徙》中奏响了山野交响曲。他的作品让我们看到了生态与人本、物质与观念和谐握手、共融一体,书写老庄“天人合一”的协奏曲。正如老子所云:“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即天地依天体运动规律而运作,故而天长地久,反之,人们逆天地之法则,取一己之私利,任主观意志,违客观规律,任意开发,破坏性采伐,乃至不惜战争,掠夺资源。这时,地球已处于难以忍受的失衡,必然发生诸多灾难 频频的地震、疯狂的海啸、纵入云端的龙卷风、 肆虐的水灾、干涸地裂的旱灾、无名的病毒袭扰……刘先平以一个作家审美观照的灵感呼唤人们挽救被伤害大自然的自觉。几十年以大自然为生命的刘先平,急切地向全社会呼唤生态道德,使大自然文学融入了社会观念与大自然和谐一体的中国传统文化根脉。

在《松鼠伴行》中,作者以小说体所描写的人、松鼠、蕲蛇之间友谊与搏斗的故事,让读者参与其中,既有情节又有故事,既有悬念又有发展节奏,读起来生动有趣、感人肺腑。《寻找香榧王》是篇文字绚美的美文,《夜探红树林》具有散文诗的意味,给读者以美的享受。在《杜鹃花下的爱》里,我们读到了大熊猫的爱与繁殖的故事,其文体融小说叙事与报告文学为一体,细腻生动。纪实文学在刘先平的作品中占的比重最大,《给猴王照相的惊险》中,作者以第一人称把自己作为叙事对象,虽然受伤却不愿回家,不得不在别人睡去后独自一人用盐水剥开自己的伤疤,“这真是伤口撒盐,疼得头上冷汗直冒”。不料,第二天在与猴群相遇时,又偏遭猴王“说时迟,那时快”的神速袭击,“只听嘶啦一声,裤子已被撕开”……类似这样的纪实笔法还有《野象出没的山谷》《为虎添翼的人》《金丝燕·你在哪里?》《金黄的网伞世界》,篇篇都生动感人。在这里,纪实文学情节的起伏似乎是作家与动物群体在山林中多声部大合唱,唱大山的壮丽,唱人与动物群体美好的友谊。

《美丽的西沙群岛》是一部涉足海洋的纪实体小说,引导我们走进神秘莫测的大海,走进海底壮美的珊瑚世界。他不仅告诉我们,珊瑚是珊瑚虫化学合成的家园,却被长棘海星分泌液体而吞噬,还带我们观赏深海底层千姿百态的海底地貌,看到海螺、海龟、蝙蝠鱼、气鼓鱼、魔鬼鱼等难以数计的海底生物,无处不是“弱肉强食”的战争,弱者本能地保护自己,气鼓鱼躲在珊瑚丛,突见鲨鱼到来,急速鼓起身子竖起又尖又长的刺,令鲨鱼生畏而退却。如果稍不提防,气鼓鱼被鲨鱼吞进了肚子,就如同孙悟空钻进牛魔王腹内,还能在鲨鱼腹内鼓起长刺,刺鲨致命,再从鲨鱼肚子里钻出来,吞噬已被致命的鲨鱼。石头鱼能更为巧妙地伪装自己,全身披挂如同盔甲的“石头装”,再抖身钻入海底沙石中,既能隐身又能偷袭。军舰鸟与鲣鸟空中争夺飞鱼大战让我突发联想,有些国家仿生武器设计的工程师们所设计的远程轰炸机太像军舰鸟、鲣鸟了,两只远程翅膀是直而长的,区别仅在于军舰鸟是重型(大发动机)鲣鸟为轻型(小发动机)。再看石头鱼等的隐身术,又可见一系列仿蝙蝠隐形飞机,仿鱿鱼隐形舰艇……刘先平还在这部大作中通过西沙群岛的历史大声疾呼:人们要树立海洋意识,海疆意识。

任何一位文学艺术家、学者,他们的成就是不是开创性的,作品是不是经典,都要有两个导师批准,一个是人民,一个是历史。刘先平的大自然文学作品,从成人到儿童,从国内到国外,都受到读者欢迎,专家、评论家认同。刘先平的文学成就源于40年的艰辛,足下走万里路,头脑存万卷书,他不但善于在大自然中行走于脚下,扩大审美视野,还能在脑海里存万卷书,生物学、地质学、动物学、植物学、海洋学以致物理、化学以及哲学、社会学,知识渊博,积淀丰厚,故而笔下如同泉涌,喷泻奔腾,举笔万言。有了这些条件,刘先平就能在深刻的时代审美中大胆地开拓,在敏锐的思考中大胆地呼唤,在大自然失衡的天地间勇敢地呐喊。

(实习编辑:白俊贤)

月经量多喝什么好
心绞痛发作会出现
中山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