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仙河传记第五百七十八章意志崩溃的法空搭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5月21日

仙河传记 第五百七十八章 意志崩溃的法空

看到这两个字,叶昊然瞬间露出了无比凝重的神色,并不是因为他感觉到了什么异常,反而是一点异常都没有出现,反而郭洪因为此蚕茧的出现,一身吞噬初期的气息更加稳固了许多。可就是因为没有任何异常出现,叶昊然才感觉到头皮发麻,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好端端一颗血魔果,之前即便是他用通天眼观察,也并没又发现什么问题,可现在的这一幕,让他实在难以解释。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先是让人救你,现在又是显化出了这囚禁两字在我面前,你到底想做什么?”叶昊然在心中无比疑惑的说道。

对于叶昊然心中在退票处咨询是否有去长春的票时的疑惑,自然没有任何人给他答案,而且此蚕茧在出现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快速化为了一团白色的雾气,瞬间被郭洪吸收进了身体当中。

与此同时,一股吞噬初期的气息,似是无法压制,瞬间从郭洪周并向广大消费者致歉。 华堂西直门店食品部王经理告诉身散出,化作一股强力的旋风席卷而开。

这股旋风虽然对叶昊然没有丝毫影响,可郭洪却在这一刻猛然睁开了双眼,只见他猛然抬头看向天空,紧接着便有一声惊雷之声砰然响起,天空因此便也乌云密布,眼看就要有雷劫降下之时,那乌云却快速的退散,从而一股十分精纯的天地馈赠之力直穿而下,透过郭洪的天灵盖,瞬间笼罩了他的全身。

郭洪看到真的绕过了天劫,直接得来了这天地馈赠之力,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激动之色,可下一刻他闭上了双眼,快速转变手中印决,全神贯注的炼化起这天地馈赠之力来。

事至于此,郭洪已经没有任何危险了,因此叶昊然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刚才出现的那“囚禁”两字,却始终在叶昊然脑海中与那“救我”两字印现,就好像挥之不去了一般,对此叶昊然也毫无办法。

可就在这时,叶昊然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窥探,因此他猛然回头望去,便发现远在千丈重压山下,那一直双手合十,静心打坐的法空急忙收回了目光。

虽然对09年晚些时候经济复苏的预期一度促使油价上涨对此,叶昊然眉头微微一皱,纵身一跳,越过重压山,瞬间站在了法空的面前。

可法空却丝毫不理会叶昊然,反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默念起了经文来。这让叶昊然不禁冷笑了一声问道:“法空,你就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想要对叶某讲的?”

听见此话,法空没有任何回应,依旧自顾自的默念着经文。对此,叶昊然淡淡一笑说道:“法空,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法忘此人?”

此话一出,法空默念经文之声瞬间而止,紧接着新的职位名称是“产品设计及开发执行副总裁”。她的工作会涉及营销、产品运营、客户体验等偏向商业的部分他便睁开了双眼,怒视着叶昊然说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看到这法空终于有所反应,叶昊然微微一笑说道:“你我之间仇深似海,你觉得叶某会对他做什么?”

听见此话,法空瞬间一惊,心中瞬间怒火焚烧,下一刻他便直接站起了身,抓住了叶昊然的领口喊道:“叶昊然,你我之间是有恩怨,可你杀掉我就行了,为何要牵扯到他?”

看到法空如此激动,叶昊然微微一抬手臂,便将法空的双手挣脱,让他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毕竟此时的法空浑身上下不能使出一丝法力,就如同凡人一般,他又怎能抵挡得了叶昊然的力量。

可即便如此,法空还是紧握着双拳,一脸杀意的瞪着叶昊然。对此叶昊然直接选择了无视,而后他便背起手,一脸平静的说道:“法忘是死了,甚至整个隐佛寺的僧人都死了。可这一切却怪不得叶某,因为他们都是心甘情愿,自行圆寂,为的就是让叶某留你一命。所以要怪,就只能怪你选择了一条背道而驰的路,才迫使他们有了如今的后果。”

此话一出,法空瞬间一愣,可下一刻他却露出癫狂之色的大喊道:“我没有错!是他们顽固不化,与我何甘?我法空所走之路,才是真正拯救苍生的道路,是他们悟不到,又怪的了谁?”

听见此话,叶昊然不禁大笑了一声说道:“哈哈哈...真是可笑之极,你既然认为自己走的是拯救苍生的大道,可你却将自己最该守护的人弃之不顾,反而让他们反过来舍命守护你,你还谈什么拯救苍生之道?法空,叶某真为你感到悲哀,无论你是作为僧人还是兄长,你这一生都是最失败的!呵呵...还谈拯救苍生,你也配?”

此话一出,就如惊雷之声,瞬间响彻在了法空的脑海中,尤其是叶昊然最后那句话,直刺法空的心怀,一时之间,他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没有再反驳叶昊然,直接浑身瘫软的坐在了地上。

对此,叶昊然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法空,你心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叶某不想过问,你若自愿讲,叶某便愿意听,你若不愿意讲,那就留在这东来界,孤独终老吧!”

说完此话,叶昊然看了一眼依旧默而不语的法空,而后他便怒甩了甩衣袍,转身直接飞上了重压山。至此,法空才缓缓的抬起了头看了看重压山顶,而后他便苦笑了一声,摊开了双臂,直接平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的,若非他眼中还有留有一丝神色,还以为他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法空的这一举动,自然也被重压山顶的叶昊然看的一清二楚。对此叶昊然淡淡一笑,在心中暗暗说道:“看来这法空心中已经动摇了,说实在的,我倒是十分想知道他心中的秘密,此事绝对与那黑莲大帝有着极大关联,而且我刚才观他第一次看向这里的眼神中,似乎带有着一丝疑惑,可其收回目光之时,眼中明显有了一丝明悟之色。看来对于刚才郭洪突破时诡异的一幕,想必他是知道些什么,既然他现在依旧不愿说出,那就由他去吧。我就不信他会一辈子都不说?至于他是否会寻短见,我倒觉得不太可能。毕竟我看他与他那师弟法忘关系匪浅,若是他真的寻了短见,就是枉费了他师弟的一番苦心了!”

想到这里,叶昊然便淡淡一笑,转身看了看郭洪还在炼化天地馈赠之力,他便盘坐在了一旁,闭目打坐了起来。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三个月之久。此时的郭洪,浑身上下已经完全被体内所排出的杂质,堆成了一个泥人,看不清样貌,直到其手中印决收起,站起身时,叶昊然这才上前一步,使出了一丝焚天炎,将其身上沾染的杂质完全清除。

而后看到郭洪一脸激动的神色,叶昊然点头一笑问道:“感觉如何?”

台州妇科医院
玉林正骨水效果怎么样
怎么调理月经不正常
免费问医生
漯河治疗白癜风医院
黑河白癜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