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男配的寻道之旅 第八章 柯氏女郎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男配的寻道之旅 第八章 柯氏女郎

良久,舒珵才从那纷乱的回忆中走出来。伸手拿过书桌上放置的密函,坐在年幼时常坐的椅子上面翻看。

这密函他已经看过了,是一位长辈写给曾叔祖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伯父的书房中。他似乎并没有这封密函的印象,为什么它会出现在他识海中的藏书阁?

这是一封调查信,里面是对西大陆的调查。看时间,就是在苏氏这一支刚刚出现在西大陆的时候。

说起西大陆,不可避免的提到了法师,西大陆真正的上层阶级,也是西大陆最具实力的阶层。

信中说道,法师一脉,同样是修炼灵魂,所以应该是归属灵修一脉。只是不论是灵修还是体修,最终的目的,都是贴近大道,以身成道。但法师一脉却更重视术法的威力,而不在乎术法本身与天地的联系,近乎本末倒置。

这个问题,很多有识之士就注意到了。一部分法圣开始寻找解决方法,却发现远古时期的法师早已经有了出路。

远古时期,古法师模仿魔兽植物身上的纹路,创造了术法。

而到后来,人们开始研究这些纹路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改变其中一条纹路,会不会有变化,有什么变化,这之间有什么规律。

于是就有了奥术。研究万事万物的发展规律,以寻找世界的真实,也就是东大陆武者所谓的道。

研究奥术的法师被称为奥术师。

然而之后,一场劫难让奥术师们的努力毁于一旦,奥术文明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传承已断,日后的法师只能通过只字片语窥见奥术文明曾经辉煌的一角。

直到后来,无尽之海那似乎永恒不变的迷雾逐渐消失。西大陆的人们这才发现,原来还有另一座大陆。

东大陆的人擅长锻体,个人武力极其强悍。西大陆原本高高在上的法师感受到了威胁,就更急于寻找解决办法。于是就发现了远古奥术师遗留的奥术。

只是奥术本就艰涩难懂,更别提法师们得到的只是残篇,高门槛将无数奥术天赋不足的人拒之门外,就比如当年的苏逸安。

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苏逸安有了新的名字,他叫舒珵。

不再是先天不足,困扰了他一辈子的天赋问题就这样被解决了。

现在的这副身体,更亲近冰属性的自然力量,上辈子关于火属性的感悟,也被完整的保留下来。

这辈子,实际上综合来讲,天赋已经算得上是中上等了。只是上辈子跟着阿兄,见识过太多太多的天才,所以才觉得没什么。

可这样的天赋,落到自己身上,这简直是惊喜。

或者说,他很满足。原本只是希望,只要能够修炼就好,现在得到的,百倍于他所期望的,不会再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老天爷一直对他很厚道。上辈子虽然天赋实在不高,可他有一个最好的伯父和阿兄,除了天赋的问题。就再没什么遗憾的了。

本以为就要死了,却又能够多活一世。这一世,他也有一个同样厉害,同样对他很好的伯父。这一世,他不再是孤儿,有了一对非常疼爱他的父母,天赋也不再是困扰了他一辈子的障碍。

如今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是该走哪条路。上辈子虽然是法师,然而最完善的法师修炼方式,是奥术,可他的奥术天分,实在是不怎么样。那么,自然是灵修了。

体修自然是不能选。这辈子的肉身天赋虽然比上辈子好太多,但也只是不上不下,不好不坏,正常人水准。

然而他的灵魂,上辈子就比常人出色,经过蜕变之后,虽然已经散去功力,可依然超出常人太多,自然是要走灵修的道路了。

灵修,有藏书阁的存在,秘籍是不用担心了。但是他毕竟是没有灵修的经验,所以他还需要一位或者几位可以解惑的师长。

沧澜书院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岳阳书院虽然有朝廷的背景,但却更注重身份家世。如果想要一个好的修炼氛围,自然是首选沧澜书院。

现在他只想好好修炼,如果阿兄说的破碎虚空真的存在的话,那他是不是就可以回去看看了?

这是一个和东大陆很是相似的世界,可再怎么相似,它也不是东大陆。如果是东大陆,他还可以修炼到法圣,然后跨越无尽之海,就能回去了。现在,就只能期待,破碎虚空真的存在了。

应该是存在的,这个世界一直有远古传说。据说远古有无数可以肉身横渡虚空的强者,只是后来远古大战,这些强者都陨落了。强者们的存在是可以证实的,因为总能听到有幸运儿发现远古强者遗留的洞府,从而成就一代传奇。

据说,大宁皇室,就是因为得到了远古遗留才崛起的。

更可靠的消息是,《炎黄》一书的由来。

《炎黄》一书,就是因为,一位喜好风雅的远古大能,在遨游宇宙的时候,遇到一位故交。

这位故交的家乡就有许多优美的诗篇,这位大能见猎心喜。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其中的圣人之语对培养心性有着莫大的作用。于是征得这位故交的同意后,他将这些古文诗篇整理成集,并请这位故交命名。

这位故交将它命名为《炎黄》。据说炎黄是曾对这位故交他们一族有着莫大贡献的两位远古大能的名号,于是他们一族就自称炎黄子孙。

远古时期,有无数破碎虚空的传说。然而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只在一千多年前的时候,据说有一位力压当世的强者,破碎虚空而去。

将那封密函放回原处,舒珵离开了书房,走出了藏书阁。现在,该修炼了。

目标太过远大,他的信心实在不高,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了。

******

幽静的院落中人来人往,丫鬟们手脚麻利,却是轻手轻脚,唯恐惊扰了主人家。

秀姑捧着盒子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她微微颔首,觉得这岳州的掌柜也算是用心了。

穿过穿廊,没几步就到了书房。示意守在门口的小丫鬟噤声,她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十六岁的少女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手里的书,姿态娴雅。梳着垂鬟分肖髻,未施半点脂粉,肌肤却吹弹可破,唇色粉嫩,当真绝色俏佳人。

似是感觉到有人进来,少女轻轻抬头,眉目含笑,道:“秀姑,回来了。”

秀姑原本端肃的脸上早已布满了笑意,她捧着盒子走近道:“娘子,这是张刺史派人送过来的。”

少女的目光这才落到了盒子上面。

秀姑轻轻的打开盒子,一支精致的点翠簪子安静地躺在里面。

秀姑眉头一皱,道:“张刺史怕是不知道,娘子从来不用点翠的簪子。”

少女反而是笑了笑,道:“点翠的簪子美则美矣,确是太过残忍了些,绿荛怕是又要难过了。”

她拿过簪子看了看,叹道:“这簪子着实精致,张刺史也算是用心了。收下吧,改天就送人,可别让绿荛看到了。”

“娘子对绿荛和青莱这两个丫鬟,也太好了些。”秀姑叹道。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

“娘子总是如此心软。”秀姑说着,拿起少女放下的簪子,重新放到盒子里,收到乾坤袋里,然后又道:“娘子既然收了这簪子,可见是不打算与张刺史为难,昨日何苦要去趟这浑水?”

少女笑道:“我们毕竟是商人,和气生财。”

然后她看着秀姑,目光清亮:“张刺史与陈家有何恩怨,与我并没有什么干系,只是他这样利用岳州的百姓,确实过分了,毕竟是那么多条人命。”

“再者,承平八年,岳州的兽潮,也让聚宝阁损失惨重,若是再来一次,爹爹会心痛的。我们可是商人,商人重利。”她看向秀姑,一脸的俏皮。

秀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点银子,家主又怎会在意。只是承平八年的事情......

少女却仿佛看出了秀姑所想,笑道:“现在,可不是承平八年了。”

秀姑一怔,恍然道:“娘子说得有理。”反正,就算是真的与张刺史交恶,也没什么影响。

少女又恢复了端庄的模样,笑道:“不过这岳州倒也有几个有远见的人,知道这兽潮若是发生,无人可以幸免。这舒怀瑾虽说只是寒门出身,比起士族子弟倒也是半分不差了。”

“那舒怀瑾,来历其实也不算小,他的母亲,叫周幼清。”秀姑道。

“周幼清?!”少女面露惊诧,道:“周逾明的小女儿周幼清?原来他是周逾明的外孙,这也难怪了。”

想起周逾明这个人,少女忍不住叹道:“周逾明,这人,当真是可惜了。”

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
北京妇科医院哪家好
藤黄健骨丸治跟骨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