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疗纠纷

新拆迁条例司法强拆拟取代行政强拆生存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5月07日

经过近一年的期盼、呼吁、等待、猜测之后,“新拆迁条例”终于撩起了神秘的面纱。

12月15日,《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称“新拆迁条例”)第二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一部行政法规出台前两次公开征求意见,这在中国的立法史上还是首次。

与旧拆迁条例相比,新拆迁条例对公共利益界定、拆迁补偿标准、强制拆迁等重大问题做出了新的规定。但司法强拆取代行政强拆,能否被执行,土地财政的压力之下这些新的变化是进步还是退步,在法律界仍存争议。

公共利益是个筐

2010年1月29日,国务院法制办提出要制定新拆迁条例,以替代现行的《城市房屋拆迁条例》(以下简称《拆迁条例》),并第一次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2月12日,新拆迁条例结束征求意见,进入修改阶段。但是此后近一年的时间里,该条例如泥牛入海渺无消息。其间还多次传出由于阻力过大,新拆迁条例胎死腹中的传闻。

一位参与该条例草案起草工作的专家表示,新拆迁条例的起草工作一直在进行,但由于诸多疑难问题争议很大,给起草工作造成了极大的阻力。

其中最大难点之一在于如何界定公共利益。

相比首次公开征求意见稿中采用列举方式界定公共利益,此次征求意见稿中除了列举方式之外,还规定通过“纳入市、县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经市、县级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等一系列程序来界定公共利益。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是去年曾以公民身份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对《拆迁条例》进行审查的北大五教授之一。他认为,“新拆迁条例”对于公共利益的界定值得肯定。在公共利益和被征收者个人利益之间得到了平衡,既确保了经济社会的发展,又不损害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旧城区改建”是否属于公共利益范围,在“新拆迁条例”起草过程一直存在争议。此次“旧城区改建”被明确的纳入了公共利益范围。

长期关注拆迁问题的王才亮律师则对此持有不同意见。“旧城区改建原本是通过旧城改建、房屋拆迁,来改善城市居民的住房条件,但是现在已经成为地方政府随意征地拆迁的借口。”王才亮说。此前,王才亮和同事曾经代理过这样一个案件,在河北沧州,一座设施齐备居民小区,在短短的12年内遭遇两次旧城改建,两次被拆迁。

在首次公开征求意见稿中对危旧房改造有三个限制的规定,即危旧房改造项目需经90%被征收人同意和补偿方案需征得三分之二以上被征收人的同意、补偿协议签约率达到三分之二以上的方可生效的规定。此条款此次被删除,修改为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和旧城区改建应当纳入市、县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经市、县级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

姜明安认为,取消三个限制的规定是个退步。“这样一来,在旧城区改建的拆迁过程中,原来的居民没有发言权了,无法参与到决策过程中,他们的利益也难以得到有效保护。”姜明安说。

曾以公民身份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对《拆迁条例》进行审查的北大五教授之一的北京大学教授沈岿表示,在“旧城区改建”的问题上,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是在大范围内进行“旧城区改建”,可以适用“新拆迁条例”中的规定;但是如果是小范围内的旧城改建,比如在一个小区范围内改建,还是要经过一定程序让原来的居民有发言权。

“司法强拆”取代“行政强拆”

由于强制拆迁引发的恶性事件不断发生,其似乎已经成为“暴力”和“野蛮”的代名词。

强制拆迁问题也成为“新拆迁条例”起草过程中的一大难题。立法过程一直建议取消行政强拆,由“司法强拆”来替代,由法院来制约和监督政府的拆迁行为。

银川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湛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临沂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