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那棵酸枣树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那棵酸枣树,关于峭壁上那棵酸枣树主题的介绍

九月,秋至,夜深人静 。 时而听见窗外秋风刮得树叶沙沙响。每当此时,总不免想起小的时候半夜爬起来捡酸枣子的往事。

岳麓山下桃源村,桃树倒是不多,可是有很多酸枣子树,硕果累累,又大又高,直插云霄的感觉。枣树底下,那儿是我们心中的圣地。 每年八,九月是枣熟蒂落季节。每当秋风一刮,金黄金黄的酸枣子从天而降,撒满一地,小伙伴们的心也撒满一地。

时常,大伙守在枣树底下,使劲地仰起脖子,眼巴巴地看着挂在天际树梢上诱人的金黄枣儿,咽下口水,静等风起。风一刮,枣刚落地就争先恐后蜂拥而上拾捡,大家各显神通,手脚麻利装入口袋。即使枣掉下来砸在头上也丝毫没觉得疼,倒觉得天上在掉馅饼似的。自由落体毫无规则,酸枣可能会掉落在任何地方,但无论它落在何处,水沟里,岩缝中还是刺丛中,我们总是以上刀山下火海的气概,想方设法将它握入手中。满身狼藉,新衣服也挂破了,回家也许会挨骂,但看着衣裤口袋中鼓鼓囊囊的酸枣儿,觉得是世上最幸福的人。记得,曾经揣着满口袋酸枣参加班上的秋游。途中论功行赏给要好的同学发酸枣,大家争先恐后,顿时队伍大乱。班主任老师不由分说,将所有枣儿全部没收,扔掉。想起这事,至今仍然感到心疼。

那会儿,为了得到那酸枣,无论半夜还是凌晨,一听到外面刮大风就跃然而起,睡意全无。万籁俱静,人们仍在梦乡,桂花香伴着新鲜湿润的空气阵阵袭来。啊,桃源村的清晨,如此迷人。到处黑咕隆咚,伸手不见小手,忘记了怕,也不怕鬼了。借着月光,沿着熟悉的小路,拾级而上,时而一路小跑。十万火急的,一心向着枣树前进,前进进!

运气好时,第一个到,打开手电一照,哇,满地尽是黄金甲,狂喜不已。风还在刮,不时还有酸枣往下掉,发出嘭嘭落地的声音,那声音分外好听。忙不迭贪婪地挑最好的捡,满载而归,心满意足的回家继续美美的睡上一觉。

也有很失望的时候,当气喘吁吁跑到那儿,只见月光下人影晃动,早有其它伙伴捷足先登。此时,只好捡些他们剩下的,沮丧而归,决心下次起风时更早点爬起来,起早,赶早。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老师说的。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时常,总是有人比我们起得更早。你早上五点起来,他们四点半就到那了。 你凌晨三点半起来,他们三点钟就已捡完酸枣凯旋而归了。扔下呆呆站在那的我们徒生烦恼。真闹不明白他们是如何捷足先登的。也许,他们晚上根本就没睡觉,而是坐在那听风声?

在那缺衣少吃的年代,恐怕酸枣子是儿时最好的水果了。有时还舍不得吃,留着,看着, 欣赏它。最好的一类我们戏称为酸枣王,颜色像十足的黄金,金黄金黄的,晶莹剔透,个大且形状饱满,十分好看。心目中,一枚上等的枣王价值数两银元。有时也用它们来讨好或收买同伴或交换其它东西。实在不能保存了就自己享用,一口咬下去,一点都不酸,果汁果肉顿时溢满整个心田。。真好吃,喜欢酸枣儿! 有时,大人问:小朋友,长大了想干什么?仰着头骄傲的回答:长大了卖酸枣儿。哈哈,瞧这出息

对没太熟或青的酸枣,一般会放一段时间,将它埋在米缸里让它变黄,或做成酸栆子粑粑。 那时,很多家的门前都有块小门板,上面晒着一小片一小片切得方方正正的酸枣粑粑。然,捡枣易捍枣难。常常,骄阳下,晒在那里明明是整整一门板,可再出去看时被人偷走不少。于是,动员全家守候。奶奶也派上了用场。只见她,民国时打造的三寸金莲脚踏实地,多年打坐练就的功夫使她腰挺直背的端坐在板凳上,银发飘逸,手拄拐杖犹如战剑,双目炯炯有神,威风凛凛,我的天呐,简直是女神。无人敢靠近,自那,天下一片太平,当然也包括心爱的酸枣粑粑。

然而,太平只是局部的。桃源村的酸枣树常被“外敌”侵犯,包括外村和附近郊区的人,很多是大人。他们多为打架好手,人见人避。浩浩荡荡,犹如鬼子进村。

我们,文质彬彬,总是让风儿吹落熟透的酸枣;他们,直接上树,手拿长竹竿,不分青红皂白,一顿乱扑,毫无怜悯之心。宁静的桃源村,顿时四处狼烟滚滚。仿佛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满树可怜的枣儿,连同树枝树叶,不分老幼,纷纷坠地呻吟,其状惨不忍睹。这也意味着,整个秋天我们再也吃不到酸枣了。小伙伴们看在眼里,悲从心来,个个咬牙切齿。想起了那首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装满大桶小桶,鬼子扬长而去。满地狼藉,一场浩劫,与其说这是对枣树的浩劫还不如说是对我们幼小心灵的浩劫,一如父辈们在文革中遭到的浩劫。

桃源村,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花开花落,又是秋天。风和日丽。金色的秋天,硕果的季节,收获的季节。秋风依旧,吹拂着那高大的枣树,挂满金黄枣子的树梢摇摇晃晃,晃啊晃,摇啊摇,仿佛又在向我们招手。

秋去冬来,叹人间沧桑,一晃几十年过去,不容我们细思量,转眼间,都鬓已成霜。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却魂牵故里。常回首,何日踏上归路程,再尝那酸枣儿。。

往事如烟?然而,过去却从未曾过去。留住童年,留住所爱,留住所想,留住一梦相伴日月长。无论身在何方,故乡的湘江之畔,麓山脚下桃源村,那山,那坡,蓝天白云,清澈小溪,竹篱笆,红砖灰瓦,岩石阶梯,秋夜,秋风,那树上金黄的酸枣儿,那山上的糖罐子,蛇泡泡,那乡愁,还有那昔日的小伙伴,永远承载着我们金色的童年与少年时光,承载儿时美好的记忆,永驻在我们心底。。。

作者其它文章

生命中的春节:

欧洲历险记(一)

欧洲历险记 (二) :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酸枣

酸枣(学名:ZiziphusjujubaMill.var.spinosa(Bunge)HuexH.F.Chow)又名棘、棘子、野枣、山枣、葛针等,原产中国华北,中南各省亦有分布。多野生,常为灌木,也有的为小乔木。树势较强。枝、叶、花的形态与普通枣相似,但枝条节间较短,托刺发达,除生长枝各节均具托刺外,结果枝托叶也成尖细的托刺。叶小而密生,果小、多圆或椭圆形、果皮厚、光滑、紫红或紫褐色,内薄,味大多很酸,核圆或椭圆形,核面较光滑,内含种子1至2枚,种仁饱满可作中药。其适应性较普通枣强、花期很长,可为蜜源植物。果皮红色或紫红色,果肉较薄、疏松,味酸甜。酸枣的营养价值很高,也具有药用价值,酸枣作为食品,去果肉枣仁还是中药材,如江苏长美花卉的酸枣,太行山上野生较为普遍。

前列腺癌术后ED的治疗
月经后期病吃什么好
太原十佳牛皮癣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