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秘巫之主第一百三十七章老猎枪匕首与飞斧营养

作者:  来源:  日期:2021年01月16日

秘巫之主 第一百三十七章 老猎枪、匕首与飞斧

魔鬼犬杂交手稿,加上十四颗现成的犬牙,以及唐奇额外提供的一次“野兽驯化”服务。

这几个筹码加起来,其实价值已经超过了一件无副作用的超凡武器,毕竟在这种集市,不太可能出现高阶的超凡武器。

一次要论市场上热门的移动终端产品性进来三个响应者,也便正常。

没有一个人废话,在柜台之前,各自取出了自己的超凡武器,而后由……年轻摊主进行选择。

唐奇,暂时没有说话。

三件武器,分别是一把老式猎枪,仿佛随时可能失去功能的那种,斑驳的枪身,包浆透亮的握把。

一柄匕首,漆黑匕身,宽血槽,牛皮包裹着的握柄,典型的军用风格。

一把手斧,老旧的造型,斧头部分看起来有种燧石质感。

目光掠过去,点点幽光开始汇聚,三道画面同时映入唐奇眼底。

【奇物:老猎枪。】

【状态:破损。】

【信息碎片:原本只是正常的一把猎枪,因为未知意外变异,它射出的子弹可以对幽灵、魔怪都造成伤害。但它的寿命却很堪忧,或许数次使用之后就会彻底散架,失去超凡之力。】

……

【奇物:黑卡巴匕首。】

【状态:完整。】

【信息碎片:这是一柄刻意针对幽灵类怪异的武器,被它划过的幽灵,会在恐惧中彻底死亡,但它有个微不足道的副作用,正常使用者可以发挥出它九成威力,但性情嗜血者使用,它的威力会暴涨。】

……

【奇物:灰燧石飞斧。】

【状态:完整。】

【信息碎片:一把神奇的斧头,尽管它的伤害只针对魔怪,无法对幽灵类前瞻或其他类怪异造成伤害,但它有个极为方便的功能,它可以在投掷出去之后再度飞回来。】

……

三件奇物的信息碎片,尽入唐奇眼底。

他的第一道目光落在那猎枪主人身上,看起来是个身材矮壮的老头,头颅部位被烟雾笼罩着,看不清容貌,不过绝对是个阴险狡诈的家伙。

作为老猎枪的主人,他肯定是感受到猎枪即将寿终正寝,这才迫不及待的将其卖掉。

尽管三件武器中,论及威力,应该就是老猎枪最强大。

但对比一下其中的陷阱,实际上选择猎枪是最亏的。

后面两件奇物,则是各有优劣。

匕首威力很强大,但需要强大的近身格斗能力配合,而且唯有性情嗜血的人才能发挥出真正威力,那位年轻摊主看起来一点也不嗜血。

而飞斧,威力单一,但看起来很适合新手。

几个念头闪烁,唐奇已经分析出了优劣。

一些信息,甚至它们的主人都不知晓。

不过即便如此,唐奇也没有开口说话,他不打算左右年轻摊主的选择。

这是一次三方交易,契约公证已经无声无息的开始了小郭的班主任李老师出校门时,由柜台之后,神秘出现的一个阴影士兵进行记录,一式三份,在兜帽袍中的阴影士兵也在等待着摊主的选择。

一旦他选定,交易便算达成。

嘭!嘭嘭!

这些是年轻摊主的剧烈心跳声音,他只是一位刚刚接触到神秘侧的年轻人,他身上有一件祖传的奇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他的安全,也是借那奇物,他才在一次探险行动中得到了这些手札。

如今,他终于可以用手札换取一件超凡武器,兴奋也是理所当然。

三位响应者各自取出武器之后,也各自为摊主讲解了一次。

他的目光在武器上挪移,最终,定格在了中间位置,那一柄看起来异常冰冷的匕首上。

黑卡巴匕首!

这,便是他的选择,虽然是个年轻人,但也隐约知道世上没有太明显的便宜可以占,老猎枪那么好,为什么主人要迫不及待的卖出?

至于为何不选飞斧,大概是因为威力太弱,且看起来不如匕首好看吧。

“不过不失的选择!”

唐奇看着摊主拿起匕首,默默评价道。

如果他是初入神秘侧的接触者菜鸟,自然是选择飞斧。

但那有着强烈军用风格的匕首,同样是不错的选择。

“公证成功!”

“嗡!”

一道冰冷的声音,突兀传来。

却见到柜台后面那位阴影士兵身前,三页看起来很简单的纸张飘起,而后各自飞向唐奇、摊主以及匕首原主人。

“三位的交易已经过本组织契约公证,并无问题,交易成立!”

这声音响起时,另外两位响应者各自耸耸肩,而后取回武器转身离去。

那位年轻摊主收起契约,将一叠手札尽数交给唐奇,拿着匕首也快速离开了木屋,任是谁都能感受到他的欣喜心情。

唐奇没有离开,而是轻描淡写的将手札放入怀中,而后才抬头看向同样未离开的匕首原主人。

看起来,是一位女士,而且是位身材火爆的女士。

尽管烟雾隔绝了面容,但显露出来的部位,依旧足够让大部分男人都想入非非了,匀称却不显得壮硕的身材,两条修长、紧绷的大腿,小麦色的肌肤,健康又充满野性。

严格算起来,这位女士现在算是唐奇的债主。

一次“野兽驯化”服务,这很符合唐奇第二身驯兽师的身份。

正当唐奇要开口问她何时需要时,那女士忽然走了上来,一道有些沙哑的声音,伴随着扑来的香风,钻进唐奇耳中。

“看来我今晚有了一个好运气,竟然找到了一位货真价实的驯兽师,而且他还欠了我一次。”

她在唐奇身前一步外站住,并未刻意再靠过来,也没有将面容上的烟雾遮掩去掉,但语气中,却是毫不掩饰的诱惑。

再加上她这让人误会的动作,如果是个急色之人,现在该要原形毕露了这是一笔大交易。

但唐奇,却是眉头一皱,心底立刻腾起不悦。

她在算计自己?

没来由,也没证据的猜测。

不过唐奇不需要证据,自由心证就可以。

唐奇没有后退,只是淡淡开口道:“时间,地点。”

简短的话,语气中是毫不遮掩的疏远,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同样符合他为自己第二身打造的“人设”,沧桑高傲的中年驯兽师。

唐奇话音落下之后,明显可以感受到那女人身形一滞,雾气内呼吸急促了一些。

而后她似乎想要做些什么,不过似是又想到什么,一声嗤笑传来。

没有再有多余动作,而是随手抛出一样东西,飞向唐奇。

而后,故意摇晃着那诱惑力十足的身躯,转身往木屋外走去。

“希望你到时候会遵守契约,我需要最贴心的服务。”

最后一句话,飘入唐奇耳中。

七台河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成都专看男科医院
昆明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